温馨提示:按左右键可翻上下页
阅读内容

任志强:我们的毛病就是官员坐在中间

越来越像是在管家

[日期:2013年10月11日]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 [字体: ]
文章概要: 他并不是中国最有钱或者最有名的企业家,但却是性格最鲜明的企业家之一。

    我带着100个问题走进任志强的办公室。

    与许多媒体同行描述的一样,他不是一个擅长客套的采访对象。没有握手寒暄,甚至没有目光交流,在我走进任志强办公室的前几分钟里,他没有说一句话,甚至没有任何表情,始终歪头盯着电脑屏幕。

    和我一起来访的还有两位出版社的编辑,他们要来为任志强的自传《野心优雅》拍摄纪录片,结果被他歪着脑袋一顿奚落:“认识我的朋友都说,我既没有野心,更不优雅,但他们坚持用这个题目,老想着把这本书娱乐化,弄个明星八卦式的推广方式。他们认为这个词能骗老百姓,但我不赞成,我认为它应该更严肃一点。”

    这符合人们对于任志强的一贯想象。他并不是中国最有钱或者最有名的企业家,但却是性格最鲜明的企业家之一。面对这样的一位受访者,我迅速浏览了自己的采访提纲。里面涉及的关键词包括: “红二代”、国有企业管理者、市场经济、微博、先天下之忧而忧、政府欠条。

    我试着以一个略带对抗性的问题打破僵局:“你在很多场合都表示,国有企业是有问题的,但你本身又做了几十年的国企老总,不觉得有点分裂吗?”

    “你说得很对。”任志强仍然面无表情地拧着眉毛,但过了几秒钟,他把头转了过来。

    “我根本不可能化解这个矛盾,现在他们不像是管企业,越来越像是在管家”

    除了狠狠抽了几口烟外,几乎再没任何过渡,任志强一口气讲了做国企老总的三个“不易”。

    第一件,上课。华远集团公司是国有独资企业,任志强当领导的时候,每年要用三分之一时间参加由国资管理部门或其他政府部门组织的活动,包括各种会议,以及类似于党校学习的各种管理培训。经常碰到的一件事是,任志强坐在那儿,结果台上的老师下来说,“任老师对不起,我听过你的课。你是这方面的专家。”但根据规定,任志强还得坐在那里听课,进出门还得刷卡,证明自己去了。这事儿让他觉得无法理解:“你以为他们不组织学习,我自己就不组织学习了吗?体制内只承认体制安排的学习,不在于你会不会懂不懂,而在于规定你必须上课多少小时,要不然你年底考核通不过。”

    第二件,考核。任志强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楚,就是让国有资产保值增值。这件事他不推脱,但对于国企目前的考核方式,他有话要说:“现在的增值考核是鞭打快牛,如果今年有增长了,明年就要在今年的高增长基础上再保持增长。但企业怎么可能连续保持高增长呢?经济怎么可能没有起伏呢?如果我们投资10个事情,3个失败,7个成功,那总体我们赚了。但现在的考核方式是不能有亏损,有亏损就收拾你,于是企业不是努力地向前冲,而是越来越保守。”

    第三件,请示。任志强抱怨,现在大大小小所有事情都要请示。有项目申请,“一个科员或者副科长就能否决你的决策,他们根本没在企业待过,但知识、智慧、经历都在行政面前没了尊严”。还有干部任命,“不管任命谁都得上面批准,当然你可以不认可,不认可以后再给你提名一个。这个味道就全变了,因为你派一个人下来,你根本不知道适合不适合这个企业文化”。

    我问他,你个人化解不了这些矛盾?

    “我根本不可能化解这个矛盾,现在他们不像是管企业,越来越像是在管家。” 任志强把眉毛拧成川字形。他对自己的角色判断很有意思——一个“管钥匙的丫鬟”。

    任志强所在的华远集团并不是中国五百强企业,但它在很多个历史节点上留下了自己的印记,最为人所知的一项,它是中国第一家在境外上市的地产公司。任的老领导宁高宁至今仍然记得发股路演时任志强如何“在巴黎市政厅给瞪大眼睛的法国人讲述他如何改造北京明朝留下的下水道,在纽约世贸中心给美国人讲北京的拆迁政策,在北京向上百位国际投资者解释为什么中国未来也会有住房贷款”。那是1996年,当时北京房价还不到现在房价的5%。按照宁的记忆,“那时没有人知道还可以从银行借钱买房子”。

    任志强乐于引用经济学家周其仁的一个观点。周其仁认为,中国的国企大约可分为三类,第一类是实行全计划体制下的旧国企,当计划渠道被市场替代后,这类企业大多无法生存而破产。第二类是中央或地方占有垄断性资源的公司。第三类则是在中央城镇改革的推动之下,以国企之名成立的新企业,这些企业往往没有计划和项目支持,甚至没有国家资本的投入,完全靠市场培育、自主经营生存。

    1983年,作为改革试点,北京西城区政府向市政府申请成立了计划外的全民所有制企业“华远公司”。它是第三类企业的代表之一。另一家与华远有着相同发展轨迹的著名企业是后来完成了民营化改制的联想。

    看得出来,任志强很愿意与人分享他对于国企的见解。在聊到这部分内容时,他几乎没怎么抽烟,但是烟灰一直在往上烧,他不得不用手指在白色衬衫袖子上弹开烟灰。“经营国企最好的办法是什么?交给私人去管理,华远最初也只是顶着个红帽子的牌子。所以后来我把下属企业进行了各种各样的改造,股份制,职工持股,合资,合作。我一直想坚持的就是市场化的企业制度,邓小平时代最典型的特点就是要政企分开,党政分开,如果没有这些,哪来的市场经济呢?”

    任志强说,自己是北京市政协委员,关于国企改革的意见每年都会提,每年收到的回复,至少从文字上看“都写得很好”。

【内容导航】
第1页:越来越像是在管家 第2页:没有契约精神,何来市场秩序
第3页:我们的毛病就是官员坐在中间,坐在前头 第4页:最后只能靠人
第5页:共产党员最基础的就是坚持真理 第6页:我觉得他在争宠
“小户型”首页看最新更新文章 】|收藏 | 推荐 | 录入:thyr | 阅读:
【版权声明】本站文章绝大部分转载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该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及时修改、删除。本站文章标注来源为“小户型”的,版权归小户型 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本文评论   [发表评论]   全部评论 (0)